新闻资讯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行业资讯>大学生为当公务员做城管 自费买谷歌眼镜透明执法
大学生为当公务员做城管 自费买谷歌眼镜透明执法
发布时间:2016-07-02    点击量:1128

  为当公务员做城管 自费买眼镜透明执法 希望职业不再被“有色”对待

  从2012年推出到2014年4月最新的3.0版本推出,谷歌眼镜在中国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一夜爆红。

  这次戴谷歌眼镜的红人不是极客,不是IT技术人员,不是两会记者,而是一个在中国敏感也不易受理解的职业:城管。高科技谷歌眼镜的用途也并非硅谷流行的视频通话,跑到电影院偷拍电影,甚至炫“潮”,而是要为防暴力的透明执法取证。

蒋佚凡

  对于从一所全国211重点大学应用物理专业毕业,当城管即将满3年的蒋佚凡来说,买谷歌眼镜是生活中一个理工男和“七龙珠迷”的兴趣爱好,而用谷歌眼镜取证则是职业身份,这是一名年轻城管对“被有色了的工作”3年的体验。

  4月20日上午快10点,江苏省常州市天宁城管大队天宁中队队员,27岁的常州人蒋佚凡用华为Ascend P6手机在个人微博上发了一张美图秀秀过的照片。

  城管与小贩没不同

  仰望同一片星空

  照片中,平时戴眼镜,书生斯文的他,换上了一款略显张扬的黑色谷歌二代眼镜。这款拉风的高科技眼镜国内没有直销,淘宝代购价在1.2万元~1.35万元之间。

  “科技改变城管,自从咱们城管戴上谷歌眼镜后,腰不酸了,腿不痛了,一口气上5楼还不费劲。”这条调侃又略带卖萌的微博被蒋佚凡的工作单位——江苏省常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支队天宁大队的官微注意并转发,配上了有关城管规范执法的评论。

  “浙江苍南城管如果像我们城管队员蒋佚凡一样也戴个谷歌眼镜进行巡逻执法,必定对城管队员规范执法有促进作用……”

  随后的4月21日,伴随着微博、微信等互联网转发,“戴谷歌眼镜的城管”在网民中爆红。

  昨日,蒋佚凡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他也琢磨怎么会一夜爆红?他认为,除了好玩,跟城管大队的官微转发有关系。

  当天晚上11点,他在微博里写下了一段要与全国所有不打人好城管共勉的话:

  “戴着谷歌眼镜的城管与小贩没什么不同,因为天黑时我们共同仰望同一片星空。”

  工作累不被理解

  12名硕士城管剩一人

  在外人看来,全国各地常传与小贩有“暴力冲突”的城管队员不会如此文艺和潮。

  但蒋佚凡觉得自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公务员,不跟人争吵,戴谷歌眼镜是他对一线执法工作的器材自备。

  城管公务员招考10年,截至2012年,常州一线城管队员一度曾有12人拥有硕士学历,所学的专业包括财会、英语、公共管理、法律等。然而到了2014年,12名硕士城管就剩下一个人,理由是城管工作辛苦,太累,还不被人理解。

  对于同样受过高等教育的蒋佚凡,真正下到一线执法,要面临外界对职业质疑还是近两个月的事。

  在天宁城管中队一线,蒋佚凡每日工作包括执法巡逻车在街道巡查,接到城管指挥平台的电话后,上门处理“报案”以及处理城管卷宗。

  虽然在报考前就预想过城管工作辛苦,但近三年下来,城管与当初蒋佚凡预想的公务员工作还是有差距。每天早上8点上班,11点半午休。下午1点上班,5点半下班。全年没有双休。遇到清明、五一长假假期减半,大家回来轮流值班。

  “就像大家听见富二代一样,听见就会骂。根本没有为什么。”蒋佚凡说,既然当初选择了,还会坚持下去。

  拍视频为城管代言 你要生计我有职责

  蒋佚凡曾自费买了一部佳能5D,还在去年和同事、朋友一起拍了一部“我是城管我为自己代言”的7分钟视频,上了央视的新闻频道。

  “你只看到我的疾言厉色,却没有看到我的泪水委屈。你有你的生计,我有我的职责。城管是注定受争议的职业,路上少不了质疑和讥讽。但,那又怎样,哪怕不受理解,也要勇敢向前。”在这段视频里,一年前蒋佚凡出镜道出了做城管3年的体验。

  今年3月底,蒋佚凡终于买了一副黑色的二代谷歌眼镜。4月7日,这个价值过万元,相当于蒋佚凡两个多月工资的眼镜被快递到了常州。

  在动漫“七龙珠”的忠实粉丝蒋佚凡看来,谷歌眼镜实现了悟空变超级赛亚人的梦想,因为超级赛亚人也戴着一个读取对方战斗值的炫酷眼镜。

  用谷歌眼镜照相和执法认证则是来自一线执法时的突发灵感。

  在过年时岗位调动前,蒋佚凡就曾在心里做过准备,要面对巡街的质疑与骂声,比如面对乱摆乱放的小摊贩、搭建违章建筑的市民、乱排乱放的小饭馆等。在自己家里玩熟谷歌眼镜后,蒋佚凡把它戴到单位。在巡街时,他用操控的方式随便拍了几张街景做实验,发现“戴眼镜”照相并不会被人认出来,而且内存16G的谷歌眼镜存储方便。

  平时,他所在的天宁城管大队,城管人员会在个人智能手机上安装执法拍摄软件来取证。而谷歌眼镜拍摄的照片同样可以被转存到电脑后,登录城管部门的内网当作行政执法、维护市容的证据。

  但蒋佚凡说目前还没有谷歌眼镜拍摄的内容被当作城管证据,他只是试验。特别是红了之后,他还没戴谷歌眼镜上过街。

  对话蒋佚凡:

  戴谷歌眼镜执法双保险

  用眼镜防止证据被灭失

  广州日报:你是学物理专业的,怎么会去当城管?

  蒋佚凡:我想做公务员。但公务员报考有专业和工作经历要求。而当年的公务员岗位招考要求是至少两年工作经验。2011年报考公务员,只有城管没有专业和工作经历的限制。

  广州日报:谷歌眼镜是你自费买的?你一个月工资多少?

  蒋佚凡:是的。常州的公务员每月工资大致在4000元到5000元之间。

  广州日报:为什么想买谷歌眼镜?

  蒋佚凡:原因很多。一方面是平日我对电子产品的爱好,另一个是谷歌眼镜跟小时候看的“龙珠”里面超级赛亚人的战斗眼镜特别像。而且,我过年后到基层参加执法,本身心里面也有一点盘算,因为城管执法取证的设备是携带式的,而不是穿戴式。谷歌眼镜可以对城管工作有帮助。

  广州日报:用谷歌眼镜拍执法证据,怎么拍?效果如何?

  蒋佚凡:谷歌眼镜拍照的指令有三种,一种是声控。第二种是用四种手势的触控来拍照;第三种是按眼镜上的按钮。我第一次用谷歌眼镜是用触控功能,并不是针对非法行为,就是边走边拍,瞟视了一下,效果非常好,完全能够满足城管行政执法的拍照需求。

  广州日报:你介意“戴谷歌眼镜城管”的标签吗?

  蒋佚凡:在条件允许范围内,我想我会尽力用谷歌眼镜。因为我们是两个人一组去执法取证,我用谷歌眼镜隐蔽拍摄,同事用便携式的DV来公开拍摄,刚好是对透明执法的双重保证。至于别人用什么标签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怎么去看待城管。

  城管易被标签化

  广州日报:办公室文职工作2年多,一线城管2个月,感受如何?

  蒋佚凡:与当初报考的预想差距还是大,辛苦,面对的争议也不是一般的争议。尤其是一线执法,要直面群众,里面的矛盾特别深。

  广州日报:争议是什么?

  蒋佚凡:其实就是带着一种有色的标签去看待一种职业或一类身份。就像网上有人碰见带有“富二代”、“官二代”这种标签的人,就会谩骂一样。

  广州日报:有理解你们的人吗?

  蒋佚凡:网友也有,但还是负面评价偏多。我也不反驳,观念上的东西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

  广州日报:突然爆红,对你有什么影响?

  蒋佚凡:压力有点大,也影响正常工作。像4月21日,我下午几乎就是在不停地接电话,接受采访。我不希望自己被过多关注。像我父母就说,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先把自己的工作做好。

  广州日报:去年,你拍的视频上了央视,也曾引起过网友关注。这两次有什么不一样?

  蒋佚凡:这次骂城管的网友相对少了点。上一次因为拍的是执法者和小贩的对立面,这一次相对和缓,只是一种新型的科技运用到执法中。